首页 > 互联网运营 >新闻内容

如何解决网站收录的问题?

2021年03月13日 11:42

对于解决问题,思路是很有可能就是扭转局面的关键。网站为什么不被收录呢?我们可以用这么一种思路去看,一件事情发展必然是由开始、经过、结束三个过程。那么我们也可以从收录的三个过程来分析问题。收录的三个过程是怎样的呢?首先:蜘蛛知道了网站的存在,然后才会来到网站爬行,最后收获回去存储(即收录)。根据这个过程,我们来分析并解决问题。

第一步:我们首先得问问自己,蜘蛛知道不知道我们的网站呢?如果不知道,我们怎样让蜘蛛知道?这里有几个办法,直接ping、站长平台的提交链接、提交sitemap等,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方法,告诉蜘蛛我们网站的存在,并且提醒蜘蛛过来爬行。

第二步:蜘蛛来网站爬行。如果提醒了蜘蛛,但是还不来网站爬行怎么办?我们查看一下robots协议是否把蜘蛛给拦截了或者曾经拦截被它记住了,现在有阴影。解决方式当然是修改robots对蜘蛛开放。然后看看网站的内容是否可以被蜘蛛抓取,毕竟有些东西是蜘蛛无法抓取的,例如JS代码、IFRAM框架、图片等等,这些东西尽量少用。重点提醒一点,网站的布局、标题不能随便修改,否则……后果自负。

第三步:蜘蛛已经在站内爬来爬去了,但是没找到有用的东西,结果就是依然不会被收录。所以,网站的内容一定要有价值或者原创,实在不行就伪原创,绝对不可以直接从别的网站复制粘贴。


需要做新闻推广、关键词、SEO优化可联系:13049429688(微信同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5G租赁”,开启租客新生活

大部分人选择在其他城市扎根的第一站,往往都是从租房开始的。据报告显示,90后和95后成为租客的主力群体。租的不是房子是生活由于租房群体的特点改变,对于租房的需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90后和95后的需求由价格敏感逐步转换为舒适敏感、安全敏感、享受敏感等更注重生活品质的需求。数据来源时间:2020.03.11对于更多的年轻人来说,房子不仅仅是提供一个“居住,睡觉”的空间,更希望能够为自己提供更舒适的享受。将近八成的租客表示租金是他们考虑的首要因素,其次是交通便利程度和社区安全与环境。买房租房不出门坐在家里“云看房”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没法去实地看房,怎么办?租客网的“云看房”及“无接触式”租房模式,简化看房入住的流程,提高看房效率,节省租客的时间成本,将疫情影响降到最低,让大家足不出户也能远程租房。小明是一个90后,他希望上班后有一个自己的独立空间。而租房考虑的第一点又是通勤时间不能超过45分钟,他愿意把时间花在工作和生活中,但不愿白白浪费在交通上。通过租客网,他可以看到真实的房源场景,仅仅几天的时间就选到了自己心仪的房子。那个待在家里几年不用出门的科幻电影场景,随着这个互联网“新时代”的到来,脚步似乎真的已经近了。“从老家回来,租房的小区封了不让进,我住上了另外一套免费房源”;“2月有一半时间阿姨没法上门保洁,返还了半个月服务费”;“困在老家回不去,房东人特别好,给我免了一个月房租”;……我们在某乎某涯上似乎总能看见这种类似的交流,现在租客的落脚地虽然有了着落,但却没有一个专属于他们交流问题的平台。为了梦想而做租客,租客网为租客实现大梦想!为了放松而去交流,野帆网为交流提供大平台!由租客网重金打造的野帆网,旨在给每一位租客、对租房有疑问的人群进行一个交流的“大论坛”。给大家提供一个心灵释放的平台,交流的平台,学习互动的平台,解压放松的平台。找兼职、找工作、找优惠,找房子、找朋友、甚至是找对象!统统都可以在这里实现!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用“大租客”带动“大金融”,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不仅仅是房屋租赁,还有物品租赁、服务租赁......租客网全新尝试将以“5G租赁”的形式开启租客新生活,通过整合各方资源,充分利用平台优势,这样也避免了虚假消息、不良中介、无房可租等问题的存在。租客网这个大桥梁,使公寓主、房东、中介可轻松将房屋托管,租金如期到账;又做到为广大租客提供高品质、全方位的房屋租赁服务,提高供应与需求。对于正在找房子的你来说,“无中介费”大大降低了租赁风险。真正意义上的实现做租客,更自由!

2020年09月02日 10:50

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2020年08月29日 16:42

又是一年毕业季,租房要注意什么呢?

毕业生们即将走出校园,迎来步入社会的第一次考验——租房。不过,今年毕业季北京的租房市场与往年相比大不相同,由于疫情,人们的看房方式、对房源类型的要求有所改变,有从业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北京的租房旺季似乎并不能如期到来,租金也不会随着毕业季的到来而大幅上涨。疫情对租房市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问题也随之显现,线上看房更加火热,但虚假房源博人眼球,让人难以避免入坑,刚毕业的你,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租房“大考”?线上看房导致虚假房源过多“北京房租也没有传说中那么贵啊。”孙婷近期在找房子,今年从辽宁大学毕业后她将要来到位于北京望京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做运营工作,“临近毕业了,我想提前在网上找几套房子,到时候直接过来看房、入住。”打开租房软件,孙婷有一丝窃喜:“都说望京附近大公司多,房子很贵,我搜了搜,比我预想的要低很多,从照片上看,房源也都很新,装修挺漂亮的。”孙婷表示,软件上搜索望京附近的合租卧室,一个月1600元、2000元的房源非常多,而且从图片来看装修都很新,非常吸引人,这也让她对于毕业后的北漂生活充满了期待。不过,真正到了北京,开始看房时,孙婷却大失所望:“原来软件上发布的都是虚假房源啊,他们用低价、精美的图片来吸引客户,等真正要求看房时却说房子已经被租出去了,带我去其他类似的房子看看。”孙婷表示,网上发布的1600元一个月的房子根本不存在,真正在现场看房时,中介人员会说现在是租房旺季,价格也没有再低的余地。“这么热的天,带我看来看去,最后告诉我价格是假的,我只想爆粗口,浪费我时间!”看房后孙婷一肚子火,初来北京的心情异常糟糕,也预料到了北漂初期生活的窘迫,“刚毕业还没有收入,家里按照2000元一个月给我的房租,现在让我回头找家里继续要支援,实在开不了口。”在宾馆住了一周后,孙婷为防止被骗,线下找了房屋中介,以3200元每月的价格租下了望京附近的一个合租小次卧,并表示虽然价格超出预期,但住起来感觉比较靠谱。被虚假房源影响浪费的时间,成了孙婷正常入职的阻碍。“房子租不下来,没有时间去办理入职,最后经过与公司商量,晚去了三天,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给公司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以后努力工作吧。”贝壳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毕业季租房洞察报告》调研数据显示,51.4%的受访者反馈,虚假房源信息是最大的租赁痛点,其次是安全隐患及工作不稳定导致的更换住处。为了了解情况,笔者登录了某软件,在租房板块,搜索海淀区五道口附近整租房源,其中紧邻地铁、价格在每月6000元左右的两居室房源有很多。而实际上,在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租一整套两居室,每月8000元、9000元才是真正的市场价格。笔者咨询中介人员房源是否真实、是否存在时,对方表示房源真实,但仅为短租。对此,一位房屋中介人员对笔者讲道,这是中介在该平台出租房屋的一种营销手段,尤其疫情期间,人们都会选择先在线上看房,所以虚假房源信息会更多,这样可以吸引客户前来询问,进而有深度沟通的机会,才会有签约的可能。意向房源偏向整租“整租一套多少钱?”在北京从事租房中介工作三年的吴强对笔者说,疫情发生以来,问整租价格的客户变得更多了。在北京工作三年的林娟最近开始找房子,近期由于疫情影响,她准备从三人合租的房子中搬走,整租一套一居室独自居住。“北京目前的疫情形势有些严峻,我与两个人同住在一个三居室,每天大家早出晚归,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去上班,感觉并不安全。”林娟说。于是,林娟开始寻找其他房源,由于她所住的中关村整租价格过高,她便选择五环外交通较为便利的地方看房。“看了看开间,比我现在住的大概贵1500元,上班远了40分钟,花钱买平安,我自己是认可的。”吴强表示,自疫情发生以来,他所接触的客户中,整租成了热门的选择。“尤其是最初一段时间,北京要求来京人员要隔离14天,如果自己已经隔离过,同住的室友回来,要一起继续隔离,这样会耽误自己的工作安排,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和损失。”“不过,今年整体的房租与前两年相比是下降的。”吴强介绍,单间的价格比往年下降了100~200元/月,整租房源的价格则下降了200~300元/月,这对于从合租转到整租的人们来说,租金相差幅度相对变小,也更容易接受。对于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吴强认为房租并不会上涨:“根据我的经验和判断,如果疫情没有结束,房租的价格应该就不会上涨,今年租户续租我们也没有涨价,为了吸引客户,我们也会做出一些活动来稳定市场。”疫情刺激“无接触看房”模式快速发展从外卖的“无接触配送”,到快递的“无接触投放”,疫情期间,“无接触看房”也成为了一种发展迅速的看房模式。VR看房、线上签约一时成为了租房界的热门词汇,尤其在北京,目前管控措施较为严格的情况下,线上看房成为了租客寻找房源、选择房源的唯一途径。据我爱我家研究院统计,2020年5月,北京住房租房交易量环比增长28.92%,同比2019年5月增长13.28%。今年3月、4月、5月交易量连续大幅上涨,虽然较去年3月、7月的高点仍然低5%~6%,但整体交易规模已与去年旺季高点持平。“4月、5月,北京已经放开了疫情防控政策,人们登记后基本可以进入小区线下看房,交易量大幅增长和这种看房方式有很大的关系。”吴强对笔者说道。此外,吴强表示,通过视频、照片或VR看房虽然方便快捷,但成交量却远远不及线下实地看房。“很多人线上看房就真的只是看看而已,了解一下房源和价格,大部分人并没有真正选择签约,认为还是现场看了比较踏实。”不过,线上看房也确确实实方便了一部分身处异地的人。“随着疫情逐渐稳定,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外地客户,因为还没有来北京复工,但需要提前确定好房源,所以这类人通过线上看房、线上签约的占大部分。”吴强说。吴强对笔者说,相比之下,今年是线上看房方式利用率、签约率最高的一年。往年来讲,99%的客户在线上了解后会实地看房确认再签约,但今年,线上看房的成交量比往年高出很多。“疫情也推动了这个行业技术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线上看房方式,贝壳CEO彭永东在接受《人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面数字化和服务者进化是居住产业互联网的关键要素,平台一方面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为行业提供了大量新的服务者。

2020年08月22日 17:38